中草药在抗鸡球虫病上的应用研究

2019-11-24 05:01 来源:未知

  鸡球虫病是一种全球性的寄生原虫病,不仅有30%~70%的死亡率,同时还严重影响生产性能。因球虫疫苗的研制和应用尚存在许多关键性问题未得到解决,近期药物防治仍然是对付鸡球虫病的主要手段[1]。但每羽肉用仔鸡平均耗用抗球虫费用为0.2~0.3元[2],这样我国用于鸡的抗球虫费用将达6~18亿人民币[3]。而且长期使用西药防治,存在虫体易产生耐药性、药物毒副作用大、肉蛋中药物残留量高等缺点。而中草药防治已显示出良好势头,既可防治球虫病,可解决肉鸡兽药残留,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3-4]。现将中草药在抗鸡球虫病上的应用研究综述如下。

  

  1.中草药抗球虫病的机制研究

  

  虽然中药及其复方制剂的抗球虫作用机理较为复杂,但一些人进行了初步研究。马海利,郑明学[5-6]等人研究认为中药是通过抑制未孢子化卵囊的成熟,杀灭孢子化卵囊,提高外周血液淋巴细胞尤其是T淋巴细胞数量,提高免疫器官中T、B淋巴细胞的数量和活性,来达到抗球虫的目的。彭广辉[7]认为中药复方制剂以驱虫解毒为主,辅以健胃燥湿、止痢止血等药物,使之相互协调,产生全方位的协调作用和对机体有利因子的整体调动,从而达到抗虫、治疗的效果。同时部分中草药能够缓解球虫病感染鸡的临床症状[8],因中药对球虫病引起的继发感染(如梭菌)有一定的抗菌作用。

  

  2.临床上常用的防治球虫病的中草药及复方制剂

  

  2.1驱虫类 是指能够直接杀死虫体或抑制虫卵、虫体生长发育的一类药,是防治鸡球虫病的常用药。常见的有:常山、鸦胆子、仙鹤草根芽、苦楝皮、百部、冰片、雄黄等药物,其中以常山最为常见。

  

  2.2清热燥湿类 球虫病在临床上按中医学辨证为湿症,故治疗上以清热燥湿为主。较为常见的药物有:黄连、黄芩、黄柏、白头翁、秦皮、苦参等药物。

  

  2.3清热解毒类 具有清热、解毒、利湿的药物,临床上也用于对症治疗。常用的有:青蒿、马齿苋、柴胡、白毛根、蒲公英、地锦草、穿心莲、败酱草等药物[9]。

  

  2.4补益气血类 用以提高机体抵抗力,增强机体杀虫、驱虫作用的一类药物。如党参、当归、熟地、黄芪等。

  

  2.5活血止血类 用以对症治疗球虫病的出血。如丹参、桃仁、地榆炭、仙鹤草、白及等[9]。

  

  2.6临床上常用的复方制剂。

  

   常用的复方制剂仍以临床上验证的为主,常见的有:球虫净[10](常山200g,柴胡60g,加水400ml,煎至250ml)、驱虫散[11](常山2500g,柴胡900g,苦参1850g,青蒿1000 g,地榆炭900g)、白头翁苦参散[12](白头翁,苦参,鸦胆子各等份)、彭广辉[7]用常山2500g,柴胡900g,苦参1850g,青蒿1000g,地榆炭900g,白茅根900g,制成25%的药液、五草汤(旱莲草,地锦草,鸭跖草,败酱草,翻百草各等份)、藿香正气散(藿香80g,紫苏50g,大腹皮80g,茯苓100g,白芷60g,陈皮50g,白术60g,厚朴60g,常山100g, 地榆80g,玄参50g,地锦草100g,白毛根(鲜)800g),另外还有百球威克冲剂[13](主要由常山、地榆、仙鹤草、苦参等组成),敌球灵复方制剂[14](主要由岗梅、地榆等中药组成),球虫散[17](由常山和柴胡等7味中药组成),净球散[15](由常山、苦参、黄芪等十味中药组成),鸡球康Ⅲ[16](由苦参,白芍,山楂,陈皮,五味子,大黄,白头翁,甘草组成)、鸡球康Ⅳ[16](由黄柏,黄连,秦皮,当归,木香,白芍,白头翁,甘草)以及中草药和西药组成的复方制剂。

  

  3.中草药抗鸡球虫病的疗效观察

  

  3.1中草药复方制剂抗球虫的疗效

  

  不同的中草药复方制剂在防治球虫病上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马海利,郑学明等[5-6]利用中药组方(青蒿,使君子,大黄,当归,地榆等中药)进行了体内、体外抗柔嫩艾美球虫的试验,以每只鸡每天按治疗用中药量(0.2g)即可在体外明显抑制1.53×105个未孢子化卵囊,且随药物作用时间延长,成熟率降低。在用1%中药处理孢子化卵囊24小时后,再给鸡喂服,第5~7天均正常,而未经中药处理的对照组则出现球虫病的特点。说明所用中药对孢子化卵囊有杀灭作用。刘萍,周茂林等[16]利用鸡球康Ⅲ、鸡球康Ⅳ进行试验表明两种复方制剂的抗球虫指数(AIC)达181.34、178.71,明显高于感染不给药组(81.57);两者的保护率达100%,高于感染不给药组(60%)。胡功政,刘冰宏等[13]应用百球威克冲剂按2~4 g/L混饮抗球虫指数分别达186.8和190.8,具有较高的抗球虫效果。王新,张秀英等[15]应用净球散1%添加于饲料对鸡柔嫩艾美尔球虫病的抗球虫指数达187。用50%和100%的球净散煎剂浸泡7天后,再用2.5%的重铬酸钾培养3天,鸡柔嫩艾美尔球虫卵囊孢子化率分别为65.42%与66.23%,达到抑制作用。中草药不仅通过作用于球虫起到抗球虫的作用,而且能够通过提高机体的免疫力间接地起到抗球虫的目的。马海利,郑学明等[5-6]人的研究发现中药可以提高肉鸡的外周血液的淋巴细胞尤其是T淋巴细胞的数量,可明显提高免疫器官中T、B淋巴细胞的数量和活性,从而提高机体的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的水平,增强抗球虫的能力。景诗韵,谢百炼等[18]应用中药(Ⅰ方:黄芩40%,黄柏30%,大土黄30%;Ⅱ方:黄芪60%,党参40%)发现均能提高T淋巴细胞ANAE的阳性率(P<0.01),说明具有增强细胞免疫的作用。另外,中草药作为添加剂在预防肉鸡球虫病上也有一定的效果。杜爱芳,叶均安[19]应用绞股蓝皂甙,鸦胆子仁(去油)等组成的方剂实验表明中药添加剂具有一定的抗球虫效果。方炳虎等开发球速治,具有抗球虫、杀菌、收敛、止泻及止血等多种功能,对预防和治疗球虫病有特效,在广东温氏食品集团进行中试,取得很好的临床效果。

  

  3.2中草药复方制剂与西药联合作用的疗效

  

  许多临床上也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防治鸡的球虫病。李蕴玉,李佩国等[20]应用中药(白头翁,苦参,地榆,乌梅,黄柏,黄芪,甘草,青蒿,白茅根按比例混合而成)和地克珠利联合抗球虫发现,Ⅴ组(地克珠利0.5㎎/㎏+中药5.0g/㎏)和Ⅵ组(地克珠利1.0㎎/㎏+中药5.0g/㎏)的抗球虫指数达202.4与202.8,比单独使用地克珠利和中药分别提高了11.89,12.11和23.34,23.58,与Ⅰ组(不感染不给药)比较差异不显著(P>0.05)。李佩国,李蕴玉等[21]利用中药(白头翁,苦参,地榆,甘草等10味中药组成)5.0g/㎏和西药(环丙杀星)10㎎/㎏联合抗球虫发现该组抗球虫指数达188.76,比马杜霉素组和中药组高6.49%,9.43%。吴仕华[22]运用西药(氨丙林,克球粉,抗球王等驱虫药)结合中药(常山,连翘,柴胡,生石膏按比例混合)在临床上治愈球虫病达87.8~96.6%以上。还有缪德华,姚惠娟等[27]应用中药和西药进行联合预防均得到相同的效果。说明中西结合治疗能够取得良好的效果。

  

  3.3中药复方制剂与西药在抗鸡球虫病疗效上的比较

  

  李致宝[23]应用中药(黄柏,黄连,黄芩,黄芪,白及和干草按比例混合)与西药(地克珠利)对抗鸡球虫病疗效进行比较,结果中草药组的抗球虫指数(ACI)为216.5,化学组抗球虫指数(ACI)为182.27,两者对抗球虫均有效,而且中草药组高于化学组,同时中药组相对增重率(133.05%)高于化学组(98.87%)。而杜爱芳[24]应用常山,苦参等中药方制剂对比地克珠利抗球虫发现中药组(AIC为174.8,154.5)却低于西药组(AIC=183),说明不同的中药组方所产生的效果不同。例如李蕴玉,陈例凤等[25]所用的中药复方制剂抗球虫效果也不如化疗药。目前在控制鸡的球虫病方面,化疗药仍占主导位置。可以考虑中西合用以提高疗效和增重。

  

  4.抗球虫病的中草药制剂的的毒性研究

  

  郑学明,马海利等[26]对中药制剂(青蒿,使君子,大黄,当归和地榆等14味中药混合成)进行毒性试验,发现以临床两倍量给药相对于空白对照组鸡的肝、肾和心脏的实质细胞均有轻度的颗粒变性,但无明显差异。血液生化检查则中药组的谷丙转氨酶、谷草转氨酶、肌酐和白蛋白、球蛋白的含量与空白对照组比较差异不明显(P>0.05)。缪德华,樊生超等[28]在研究不同种的单方中草药抗球虫时观察到常山的血便记分比感染对照组还高,但加了调节药后明显降低,这可能与常山的毒性有关。其他有关这方面的国内报道很少,有待进一步研究。

  

  5.中草药抗鸡球虫病的应用前景

  

  尽管中草药的成分复杂,其药物作用的机理人们还不能够搞清楚,但中草药在临床上应用于抗鸡球虫病被证实是有效的,尤其是与化疗药物联合使用时可极大地提高抗球虫的效果,同时也可以克服化疗药耐药快的缺点和促进动物生长。而且中草药来源广泛,价格低廉,对动物体兼有药物性与营养性的双重作用,是化疗药物所不能比拟的,具有很好的发展潜力。

TAG标签: 行业新闻
版权声明:本文由加盟养鸭_最新鸡鸭饲养资讯,饲养知识_家禽饲养资讯网发布于行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中草药在抗鸡球虫病上的应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