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沿淮区域肉鹅养殖情况调查

2019-11-28 08:01 来源:未知

  安徽省沿淮区域河道滩地、丘陵坡地面积较大,水草资源丰富,养鹅历史悠久。国内较著名的地方品种皖西白鹅、霍邱雁鹅等兼出自此地,特别是皖西白鹅,以其耐粗性好、肉质优良、产绒产裘性能优越而闻名。近年来,沿淮区域的蚌埠、滁州、淮南地区肉鹅规模化养殖发展较快,逐渐形成了养殖优势区域,笔者对此区域的养殖模式、养殖品种、饲料商品化程度、疾病防控、屠宰加工等深入实地进行调研,并基于调查结果对当地肉鹅养殖情况进行分析,以期为安徽省肉鹅产业化运作提供参考。
1. 肉鹅养殖的现状与分析 1.1养殖模式多元化,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 安徽省沿淮区域的肉鹅养殖主要有放牧+补基金项目:安徽省家禽产业技术体系资助(AHcYTX一10);肉鹅健康养殖及其产业化建设(12A0404)小水面半放养、有水平养、有水棚养、无水旱养等多种模式,后面几种模式多由放牧+补饲演变而来。放牧+补饲方法在2009年前占主导,是较为传统的模式,目前这样模式仅用做种鹅生产,特别是种鹅青年期,群体规模1 000~2 000羽居多。小水面半放养模式指靠近小水面(河道、小水库)建棚,设有运动场,除饲料外,还有少部分水草补饲。一般来说,小水面半放养模式下,鹅体重较大,羽毛生长优良,鹅卖相较好。但冬季饲料增重比偏大,成活率因管理水平不同而差异较大。小水面半放养的群体规模多在2 000~4 000羽,是目前本区域的主导模式。
有水平养模式指除有运动场外,还有人工开挖的洗浴池或者面积较小的池(鱼)塘,基本无水草补饲。有水平养模式体重和羽毛稍逊于小水面半放养,但饲料增重比略低。有水平养的群体规模多在2000~3000羽,所占比例仅次于小水面半放养。有水棚养模式指全程舍内网上棚养,饮水区域较大,水多为长流水,多由鸭棚改造而来,棚养规模较大,多在4 000~7 000羽。有水棚养模式下鹅体重小、羽毛生长差,但饲料增重比和成活率较好,一般这类鹅多送往屠宰场,不做活禽销售,价格较前2种模式低O.6~1.0元/kg。
无水旱养模式指采用舍内平养,有运动场,无洗浴池。这类场地很不理想而逐渐被淘汰。调查发现,安徽沿淮区域肉鹅养殖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据对蚌埠、滁州、淮南3市8县的肉鹅养殖情况的不完全统计,2014年出栏量达到1010万只,已成为该地区家禽养殖的重要组成部分。
1.2良种繁育体系已经建立
品种逐步优化本区域种鹅场以中型品种为主,以泰州白鹅、扬州白鹅为母本,以皖西白鹅、四季鹅为父本生产商品代。小型品种种鹅在当地基本无饲养,在6—9月份,本地种鹅进入休产期,从东北、山东等购进东北籽鹅、五龙鹅种蛋孵化。本区域内的父母代因靠近原产地,血统较为纯正,所产商品代杂交优势明显。以泰州母和皖西公所产杂一代为例,使用中等营养水平的日粮(粗蛋白15%,禽代谢能10.46 MJ/kg),冬春季节饲喂68—70 d,平均体重达到4kg以上,夏季饲喂72 d左右,平均体重超过3.6 kg。
本地种鹅的养殖模式相对较为粗放,多为寄养型。孵化场依据自己多年经验会从原种场选择父母代种鹅,自己饲养一部分。同时选择本区域内养殖经验相对丰富、养殖设施较好、地处相对偏僻、受外界影响小的场地寄养种鹅,回收种蛋,孵化后发放鹅苗。理论上讲,这是现阶段较为合理的一种模式。
1.3饲料商品化程度较高 2009年以前,肉鹅养殖停留在传统的放牧+补饲模式,全价颗粒饲料的普及程度不高。随着养殖规模的不断扩大,自配料虽便宜,但费时费力,不利于养殖规模的进一步扩大,绝大部分养殖户逐渐使用全价颗粒饲料。本地饲料企业依据传统养鹅经验与实践,逐渐摸索出适合于本地区的配方,并在养殖户中形成了较为固定的用料程序。养殖户会根据养殖模式、季节、行情、补饲情况选择用料程序。近年来,在绿色健康养殖和发展节粮型畜牧业理念的倡导下,出现了部分种草养鹅的案例:种植黑麦草轮牧+补饲、种植墨西哥玉米做青贮饲料养殖,是生产高档鹅肉的一种方式。对于大部分鹅场,青绿饲草的产量很难保证鹅群需要,青绿饲料多在鹅龄15~40 d投放,作为调节肠道健康,缓解换料、羽毛快速生长等应激的福利性措施。
1.4疾病防控体系尚可
诊疗水平有待提高本区域形成了以养鹅带头人、养殖合作社、种鹅场(大部分养鹅带头人都兼任养殖合作社负责人,并有自己孵化场)为主体,当地基层兽医体系为辅助的疾病防控体系。依据多年的诊疗经验与当地流行病学发生规律,对早期疾病的诊疗防控尚可,但对复杂病例缺乏诊疗设备与技术手段,防治效果有限。部分养殖合作社能够不定期举办培训班、推广会,普及科学饲养管理技术和疾病防控技术,有一定的科普效果,附带商业宣传。
2. 存在问题 2.1鹅苗渠道略显混乱,种鹅养殖亟需规范 本地种鹅配套系纯正,所产鹅苗也较为优质,但目前这种优势正在被弱化。由于近年来肉鹅养殖效益较好,加上种鹅产蛋的季节性强,繁殖率低,鹅苗价格时常处于高位。寄养的种鹅场越来越追求肉鹅养殖效益的短平快,转向肉鹅养殖。部分场地趋于老化,但鉴于行情的原因又舍不得淘汰,或者淘汰后没有新场地。笔者曾经拜访过这样的场地,水循环不畅,大肠杆菌性腹膜炎较为严重,养殖户请专家、教授做自家抗体疫苗。另有新场地建设比较盲目,养殖规模过大,存在饲养管理技术上的缺陷,对预防接种疫苗的重视程度不够,或者过于追求规模,忽视群体整齐度与质量。也有外购的鹅苗,经过长途运输后,鹅苗严重脱水,体质下降,容易诱发多种疾病。
肉鹅品种的季节性繁殖与低繁殖率制约了养鹅的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肉鹅养殖业的热度,利于维持适度规模与效益。每年8—10月,大型品种鹅苗一苗难求,价格超过30元/只。为此,种鹅反季节繁殖技术研究很有必要。
2.2区域内没有屠宰深加工企业产业链不完整 由于本区域内没有屠宰深加工企业,2012年禽流感爆发之前,本地成鹅主要销往扬州、泰州地区的活禽交易市场,很少送往屠宰场。禽流感之后,主要以送宰为主。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产业链的前段种鹅养殖、种蛋孵化、商品鹅饲养、饲料加工等环节已经聚合,形成了养殖集群,为产业化的运作奠定了基础。但是产业链的后段屠宰、食品精深加工相分离,没有形成公司+基地+农户的完整产业链模式。
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小型养殖企业或者农户资金实力不足,缺乏技术,无力进行屠宰、加工。此外,肉鹅屠宰加工企业不愿意承担种鹅养殖、孵化的市场风险、疾病风险、技术风险,不能有效地组织农户开展肉鹅养殖,经常出现开工不足现象。本区域肉鹅繁殖体系,以产肉性能、繁殖性能优秀的泰州鹅做母本,以产绒性能优秀的皖西白鹅做父本,兼顾了产肉、产绒性能,符合屠宰深加工企业的预期,如此优秀的资源不能有效整合到产业链中去,值得反思。
2.3棚舍设施简陋,饲养管理水品参差不齐 实地走访过程中发现,部分养鹅场址的建设具有随意性,棚舍过于简陋,特别是育雏棚舍仅为两层塑料布搭建的地棚,致使冬季舍内阴冷潮湿,育雏成活率较低。也有部分养户为赌行情,盲目扩大饲养规模,棚舍基本上没有粪便无害化处理措施,较为常见的模式为鱼鹅混养,部分水塘自洁能力有限,水质恶化明显,成为多种疾病的滋生地。此外,部分养殖户管理粗放,随意变更饲喂程序、垫料更换不及时、育雏扩棚不及时、病死鹅处理随意、鹅群暴晒雨淋,重治疗、轻防疫等,一些固有的落后观念很难改变,应引起业界的高度重视。
2.4饲料配制技术需要进一步提高 在养殖生产中,部分养殖户依据自己的养殖经验选择饲料,甚至认为鸭料、猪料就是比专业的鹅料养殖效果好,无视停药期,不用育肥期饲料;部分自配料客户使用发霉变质的原料,选用木质化程度较高的秸秆做粗料等。国内有关鹅的消化生理、营养、饲养与饲料配制技术的系统研究才刚刚起步,国外的研究更少。美国NRC(1994)制定的家禽营养标准仅能作参考,不宜用于实际生产。目前,本地饲料企业肉鹅饲料主要依据传统经验配制,或者参考鸡、鸭的饲养标准配制,误差较大。鹅本身具有发达的盲肠,利用粗纤维的能力较强,对于糠麸类饲料,如果借用鸡的数据库,无疑会低估这些原料的利用价值。如果借用鸭的部分数据库,应充分考虑原料适口性对鹅的影响。在拜访饲料企业时发现,不同企业间鹅料原料结构差异较大,有的采用精料+粗料填充的模式,有的则直接以糠麸糟渣类原料为主体。对此,如何因地制宜,充分考虑肉鹅养殖模式与上市要求,最大限度利用本区域内的粗饲料、青饲料才是配方价值的真正体现。
2.5疾病防控措施仍需加强 尽管鹅的抗病能力强,但由于棚舍条件差、管理不当、防疫不规范、疫苗质量等因素,导致肉鹅疾病经常发生。禽流感、小鹅瘟、副粘病毒、大肠杆菌成为目前本区域内最为严重的4种传染病。目前市场上有部分用黄芪多糖代替小鹅瘟卵黄抗体来预防小鹅瘟的产品,从实际应用效果来看,对于孵化过程中感染小鹅瘟病毒的病例,预防保护效果不佳。发生小鹅瘟时,应根据发病日龄,加倍使用小鹅瘟卵黄抗体,紧急接种,积极治疗的同时还应加强消毒,并对病死鹅做无害化处理,对于已经发生纤维性渗出物阻塞肠道的病例没有效果。
此外,实际生产中曲霉菌病和寄生虫病也很常见,曲霉菌病的发生不仅和饲料原料的污染有关,同时要综合考虑棚舍温度、湿度、垫料品质等因素。此外,大部分半放牧模式下的鹅群育肥前期没有进行驱虫。现阶段肉鹅疾病防控主要依托肉鹅养殖合作社、养鹅带头人为主,当地兽医体系为辅的防疫体产业透顽系,在疾病控制的时效性上有一定优势,但缺乏精准仪器设备与高技术的支持,对于大规模疫病的爆发与控制、疑难杂症的诊断无能为力。对此,应联合专业的科研机构,定期对养殖合作社、养殖带头人、养殖户进行饲养管理讲座、实际诊疗案例分析等培训,以提升防疫技能。
3. 对本区域肉鹅产业化发展的建议 3.1 建立高效肉鹅良种繁育体系 充分利用各品种优点,建立配套系,形成高效的肉鹅繁育体系是肉鹅产业高效发展的关键之一,这是持之以恒的目标。对于本区域,已经建立了初步的繁育体系,下一步品种选育、品系选育、提纯复壮是原种场的基本任务,种鹅场应正确引种,科学管理,规范饲养,保证种蛋、种苗品质。同时探讨开展反季节繁殖技术的研究与投入,避免养殖上的真空期。
3.2建立精饲料与青粗饲料的高效利用方案 收集本区域内的青饲料、粗饲料,开展饲养试验、代谢试验,准确评估青粗饲料的营养价值。以此为基础,结合肉鹅消化生理特点建立饲养技术方案,包括饲料配制技术、青粗饲料利用技术等,才能最大限度提高鹅的生长速度、饲料转化效率,降低饲养成本。
3.3建立疾病综合防控体系 加强种鹅、肉鹅饲养管理技术、疾病防控技术等培训,加强技术服务体系建设,组织科研院所的专家和种鹅场、养鹅合作社对接,为疾病诊疗提供技术支持。
3.4创造深加工企业入驻的良好环境 本区域肉鹅养殖已初具规模,逐渐形成养殖密集区,产业化前段已经初步聚合。加大对肉鹅产业的投入和政策扶持,培植或吸引深加工企业人驻尤为紧迫。
4. 结语 打造一个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肉鹅养殖产业,一方面需要养殖企业精细化管理的有效运用,另一方面需要强有力的科技团队支撑,以不断提高产业生产效率。除此之外,管理部门要精心引导,防止出现产业过热现象,建设和弥补不同形式的合作组织,才能完善产业链条、分散产业风险,最终锻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团队。

TAG标签: 饲料营养
版权声明:本文由加盟养鸭_最新鸡鸭饲养资讯,饲养知识_家禽饲养资讯网发布于饲料营养,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徽省沿淮区域肉鹅养殖情况调查